腾讯房产厦门站 > 房产资讯 > 正文

市规划局局长赵燕菁:不要认为房价下降是好事

2012年11月23日09:16腾讯房产整理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2年度全国城市与资本市长论坛”于11月22日在北京举行,厦门市规划局局长赵燕菁表示,不要认为房价下降是好事。

  赵燕菁:刚才聂会长把十八大主题归纳了一下,最近经济学界形成了一系列的共识,我们扩大内需、调整结构、保持增长、稳定就业、货币稳定,金融安全、社会稳定,这些东西最后都可以归纳到保障房。这是问题,不是答案,现在症状是这样的,现在大家给它的答案是五花八门的。我提出一个观点供大家批评。答案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全都可以通过保障房解决,至少是一个缓解。这是我个人一个判断,所有刚才说的热点问题,切入点都可以从保障房开始。

  首先,我们先看扩大内需,调整结构。现在一提扩大内需,就是给老百姓涨工资,更安全的就医、就学等,这就是欧洲之前做的事,如果照传统的方案解决,主权债务危机就传到中国。这并不是彻底的解决办法,我们先问扩大内需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中国的需求和其他国家不一样,人家70%多,我们30%多,差在哪里。因为答案不一样,最后的结论不一样。

  第一,我们只有30%多人是城市户口,剩下全是充数的,一套房子住十几个人,这些人到商场里面,有了钱了,减了税,增加了工资,他的电视机往哪搬,所以他的钱又寄回老家,消费仍然跟不上。

  另外,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消费比例这么高,很大原因是他们是信用消费,我们是信用生产,我们生产之前先贷款,房地产是最典型的例子,先建起来再卖,大大扩大了生产规模。但是消费没有,除了房地产,其他都是攒了多少钱,买多少东西,没有信用消费。在西方国家,信用消费规模支撑了主要消费。我们国家生产可以信用生产,但是消费没有信用消费,大家可以说信用消费不好,造成一系列的后果,但是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提高不了消费的比率。怎么样信用消费?一个农民,连房子都没有,连家庭都没有,住址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今天在这个城市,明天再那个城市,哪个银行敢给他贷款,只能挣多少花多少,不可能有稳定的消费。中国现在真正大量的消费,其实还不是买汽车,买冰箱,买家用电器。西方你到他们家里,他们有的家用电器,我们也都有,他们集体消费量很大,生病以后,消费有保障。交通的出行没有算到个人的工资上,社会上的福利,医保、劳保等,希腊政府破产,不是欠老百姓的工资,而是负不起医保和劳保,这是他们的大头。恰恰这一条,没有稳定的居所,怎么提高保障?劳保部门、社保部门想给他们发,都没法发,消费在微观的层次上断掉了。非常重要的答案,我们要大规模建设保障性住宅,先让他们有住的地方,为什么买汽车算是消费?买房子不算消费?买杯子算消费,房子是更大的消费,为什么不算?消费和汽车不一样,全部是拉动了内需,买汽车以后,现在很多汽车是外国的,石油很多是外国的,房地产不一样,水泥是国内的,钢材是国内的,这个拉动很重要。

  另外是集体消费,基础是必须有房子,现在有些经济学家说,我们为什么要买房子?我们可以租房子,现在农民工租房,在各个城市之间租。后果就是没地,没地就不可以消费,你要真正的集体消费,医保、社保,进入整个社会体系,没有身份的人,没办法提供服务,这是扩大内需的基础。

  第二,缩小贫富差距,共享成长。转移支付,把富的钱转给穷人,富的地方转到穷的地方,降低税收,让大家多挣点钱,在我看都是皮毛。在中国大家交了多少税,全面免税也挣不了多少钱,中国和西方国家不一样,一减税马上到你头上去了,我们是间接税,20%是直接税,6%是个人交的,全免了也没多少。如果工厂税收减少了,他会给你涨工资吗?我们国家不存在减税提高大家收入的渠道。为什么我们会贫富差距增长这么快?贫富的差距最主要的还不在于工资上分配,而在于财产上的分配。大家可以想想,我们这些年,富人怎么变富的,穷的人怎么没跟上财富的步伐。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赶上M2发行,唯有房地产和住房价格超过了M2发行速度,我们要和发货币的速度相比,只有这个赶上了。如果大家十年前没买房子和十年前买了房子的人,假设初始收入一样的,买房子的现在变富翁,没买房子的,和有房子的差距一定拉开了。我们这些人怎么致富的?我们当时参加了房改,给了我们一套房,这个房一直在涨,我们被迫致富。中国社会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分成两类,这个社会怎么样大家拉平,唯一的办法是大家都有资产,干脆把有钱的人没收了,他也分享不了,我说的是馊主意。为什么不想想让没资产的人变成有资产的人。同样一块土地附加的公共服务是不一样的,现在修一条路,地价马上上涨,旁边一个公园,房价马上上涨,小学、道路、医院的钱全部打在土地价值里面,怎么样让它下来?有一个内在的机制。

  怎么样去分享?最主要的办法是通过住宅,通过没有拥有财产的人拥有财产,他来个分享,这是一个。只有通过住宅,才能够把刚才我说的社会福利灌输进去,有了房子,政府修路对于你是有意义的事情,政府卖了地修道路和各种公共基础设施,对于有财产的人来讲,是政府给大家发钞票,只要政府在你们家旁边修公园了,就是给你家发钞票了,你就是分享社会增长了,这种要远远大于给大家涨工资。

  第三,稳增长,保就业。国家现在增长7%也差不多了,下一个十年还会增长,十八大提出来翻一番,高增长至少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还不是经济GDP增长,GDP增长和就业增长正相关的,奥巴马或者欧洲对于失业率特别重视,失业率在任何一个国家来讲,特别是西方国家,家庭就是最小的企业。如果家庭主要劳动力失业,这个家庭就破产了,10%的失业率就是这个国家差不多10%的家庭破产了。我们国家不一样,西方国家很多是信用消费。房地产业现在拉动了就业的增长,超过了任何行业,印度高科技发展很快,但是印度的就业率很低。外需不足,我们可以靠就业弥补,现在外需靠不住,美国、欧洲、日本都不灵了,如果我们大规模的开发住宅,很多程度上可以把失去的就业补回来。

  另外,我们国家虽然在保障房上补贴了,实际上政府相当于补贴了小微企业,每一个家庭是一个企业,大家所说的促进就业和小微企业,这个家庭不破产,社会就会安定,家庭有再生能力,家庭破产不破产,最主要是看这个家庭有没有一个可靠的资产,即使工资低下去了,即使暂时找不到就业,只要家庭财产还在,这个家庭不会解体,他就不会破产。经济低潮的时候,有些人想把劳动力价格降下去,但是如果没有住宅,这些人就彻底回家了。住宅和货币明显相关的,我们现在控制很多房价,但是我们控制不住,因为货币权不在我们手里,德国住宅很稳定,现在涨上去了。为什么?因为德国当时在欧元成立的时候,其他的国家都把自己价格定的很高,觉得赚了便宜,德国定的很便宜,金融危机一出来,德国的资金非常值钱。很多避嫌资金渠德国避险了,货币本身和我们密切相关,它既是我们的水,我们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是四万亿当时太多了。如果当时朱镕基没有投资这么多建高速公路,我们今天哪能卖那么多汽车?后面的消费都没有,当时投资是非常英明的。现在同样的道理,过去几年四万亿发多了没有?如果后来需求找到了,这四万亿一点不多,中国的人均资产只是美国的10%,按人均铁路比,差远了。关键是我们干完了这个铁路,有没有人坐火车,我们建的高速公路,上面有没有车跑,这是最关键的,而不是建了多少。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我们商品住房一平米一万块钱,一千平米对应的货币应该发行一千万,这是正常的。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房价降价是好事,货币超发出去了,房子不值钱了,所有的货币都到收益率最高的地方去,房子收益率不高了,就买别的东西,我们现在所有的经济没有一个比房地产更大的资金池,它只要露出一点,别的就涨。房地产打压没两分钟,其他的产品又出来了,房价如果市场真的崩盘了,我们发行的货币收不回来,不知道用到什么地方。这时候涨的不是房价,可能大家上街抢米了。假设建设保障房,成本价值一千万一万平米,这个时候允许它出售,市场需要的货币是一亿元,但是我们只发行了一千万,市场上就会有九千万缺口。2003年、2004年经济高速增长,但是经济通缩,很多专家解释不出来,原来值一千块钱的东西,一夜之间值五百块钱了,大量的缺口造成物价紧缩。如果我们建设保障房,就是聂会长说的价格问题,价格高好,还是低好,关键看有没有一个低成本的保障房政策。

  第一,我们不仅不能打压商品房政策,而且应该加大,起码维持,同时,我们大规模的供给低成本的保障性住房,大规模的供给占到80%以上。80%是按20%定价的,四万亿就会囤在房地产市场,这个时候允许房地产资金救市。另外稳定社会,流动人口不能进入城市,不能返回农村,没有稳定的居所,他的下一代也不能分享,大家不要害怕网上天天说房价涨的太高的人,可怕的是不吭声的,天天流浪的人,他们是真正不稳定的根源。

  我的观点是住房保障不能当做策略,应付20%的穷人,而是要80%的保障,20%的放开,否则就会像利比亚一样,因为只要比率不够高,这个社会就不会有满足的一天。香港40%公租房覆盖率,50%人就会反对,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的建议,先铺后设,第二发行80%的资产,关键创新一种融资模式。

  很多经济学家都在说,中国人口红利没了,出口红利没了,劳动力也在上涨,中国未来的十年会从高增长变成低增长,我的观点恰恰相反,我们真正的城市化才刚刚开始。日本1960年的时候城镇化水平65%,我们现在51%,我们起点比日本还低。日本经济增长倍增就是这十年,中国的高增长远没有结束,中国城镇化高增长才刚刚到来,谢谢!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