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房产厦门站 > 房产资讯 > 正文

投机炒房轻信“内部价” 厦门一老妇被骗上千万

2012年12月26日09:16海峡导报[微博]陈洋钦我要评论(0)
字号:T|T

  12月24日下午,年过半百的吴菊红(化名)坐在派出所门口失声痛哭。因为听信了儿子前女友的话,她四处借来1000多万元,用于买有“内部价”的房子。原本就是想投机炒房,没想到最后却被骗得血本无归。

  事发 母亲欠债1800多万

  “你妈妈出事了,大事,快来厦门吧!”12月23日傍晚6点,身在武夷山市的李俊(化名)接到母亲朋友江女士的电话,江女士急切、慌张的语气,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当晚,他就和哥哥李峰(化名)驱车从武夷山赶往厦门。

  在奔向厦门的路上,兄弟两人的心七上八下,到底是什么大事?从今年年初开始,李俊就察觉母亲吴菊红有些不对劲,虽然也询问过多次,但母亲就是“咬紧牙关”不承认。

  两个月前,有不少传言陆续传到了李俊及其家人耳中,“有人和我说,我家里欠了银行很多钱,我问我妈,她还是不承认”。李俊和李峰认为,他们都了解母亲的个性,“她喜欢在外面捣腾一些事,小打小闹,这个我们也知道”。

  在见到母亲之前,李俊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估计她被骗个一两百万的也就到顶了吧”。

  24日凌晨,兄弟俩抵达厦门。“她居然欠了1800多万!”听到这个数字,李俊十年来第一次红了眼眶。最后的心理防线,被母亲的坦白彻底打破了。

  起因 原本就想投机炒房

  “是我害了我全家!1000多万啊!家破人亡啊!”24日下午,吴菊红坐在派出所门前的椅子上失声痛哭。

  从2010年3月开始,她陆陆续续转给了李俊的前女友袁某1000多万元,而现在,她手上仅有的凭证,就是数张粗糙的收款收据,而出具收据的一方,已经被证实都是编造的。吴菊红原本以为,这1000多万元都是花在投资房产上了,但现在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还背负了800多万元的利息债。

  2010年3月,袁某告诉吴菊红,厦门的厦禾路上有一处期房可以投资,因为她做的是售楼工作,可以拿到9800元/平方米的内部价,而吴菊红只要先支付一些定金和预付款就可“预购”该处房产,然后袁某再帮她找买家。

  而吴菊红只要先支付一些定金和预付款就可“预购”该处房产,然后袁某再帮她找买家。

  “她说除了预付款之外,剩下的钱都可以由买家来付,我只要等着赚中间的差价就好了。”吴菊红说,她就是被这听起来很诱人的“商机”吸引了,没把持住,交了2万元定金,从此,一只脚迈进了深坑。

  背后 大部分钱都是借的

  2010年3月,吴菊红支付了第一笔2万元的定金,当年6月,她支付了15万元的预付房款,7月,她又支付了一笔13万元的预付款,前后30万元付出去后,她认为,自己已经在厦禾路上拥有了一套升值空间很大的房产。

  接下来,袁某又以相同的理由,继续骗吴菊红给她转钱。按照吴菊红的说法,袁某总共帮她“买”了16个店面、2套住房,每套她都必须支付“内部价”40%的预付款,算下来,基本上一处房产或店面都需要大几十万,再加上所谓的“更名费”、疏通关系的费用等等,她总共转给了袁某1000多万元。“这些钱绝大部分都是我借来的,现在有十多个债主追着我要钱!”

  而在这期间,吴菊红前后总共来厦门看了4次房,前三次,都是袁某带着她到房子那去转了一转。“她就指着那楼和我说,买的就是那里,然后我就信了”。

  上星期一,在债主的强烈要求下,吴菊红和债主第四次来到厦门看房。“她说在中华城给我买了5个店面,我昨天到中华城去看,拿着那收款收据去问人,人家和我说,根本就没有开发票的那个公司,我才知道不对劲了!”

  探因 觉得对方懂事孝顺

  上千万元,从来没有和开发商接触过,除了贪念之外,是什么让吴菊红如此相信袁某?

  李俊说,在武夷山工作生活的他,是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厦门工作的袁某,“认识她的时候,说是在售楼处帮人卖房子的”。李俊说,他和袁某保持联系有一年左右,但因为两人在两个城市,所以真正相处的时间也就不到两个月。

  而两人关系的破裂,是因为一笔债务。“她向我借了37万,说是一星期左右就还,结果迟迟没还,我就觉得这个人的诚信有问题,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才和她分手的。”但直到昨天凌晨,李俊才知道,这笔37万元的借款,竟然是母亲吴菊红帮袁某还的。

  “我儿子脾气比较急,我看他经常到袁某家去讨钱,怕他太冲动,就自作主张先转了37万出来给儿子,然后和他说是袁某让我转交的。”直到昨天晚上,吴菊红才说出了这个藏在心中的秘密。

  但正是这一笔债务,让吴菊红和袁某有了联系,“我觉得那个孩子还挺懂事的 但正是这一笔债务,让吴菊红和袁某有了联系,“我觉得那个孩子还挺懂事的,知道我帮她还钱之后,还主动给我写了张欠条”。吴菊红说,在随后的接触中,她越发觉得袁某是个贴心、懂事、孝顺的孩子。

  当身边的人提醒吴菊红袁某可能是在骗她的时候,她一点也不相信。“她很瘦,连用的手机都只是两三百块的,每次见到她的时候,我都觉得肯定是为房子找客户太辛苦了,如果真是骗子,骗了那么多钱,肯定不是这样的!”

  延伸 到派出所才信被骗

  直到昨天下午,袁某被带进了派出所,吴菊红还不愿意相信自己是被骗了。“我一到厦门,听她说完,就说肯定是被骗了,她还不信!直到警察和她说的时候,她才彻底崩溃了!”李俊说,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此时此刻,吴菊红才将袁某对她的种种托词串联了起来。“从她说找到客户开始,一直都说要过户了,却又一直没过户,一会儿说有个香港客户,一会儿又是台湾客户,还有荷兰客户,听说马上要过户的时候,我兴奋了一下,可几天之后又没消息了,然后就说经济大环境不好,客户做投资钱被套了,之类的。”

  此外,吴菊红说,袁某还用她之前支付的预付款套牢了她。“之前只付了一部分预付款,后来她就说,如果不补齐预付款,开发商就会让签合同,一旦签合同,就要付齐全部房款了,拿不出钱,就算违约,那前面的预付款就没了。”

  就这样,吴菊红越陷越深,开始向身边的朋友、熟人借钱,“我给他们算5分的利息,到后期,我一个月支付的利息都要50多万元,平均一天都要一万多元,后来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借高利贷来还利息”。

  在这整个过程中,吴菊红都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人。

  据袁某说,她把骗来的钱都交给别人炒期货了。(记者 陈洋钦)

(海峡导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