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5 第027期

厦门2624套保障房去向不明 保障房保障了谁?!

导语

“宁要岛内一张床,不要岛外一套房。”可以说是多数厦门市民选房的共同心态。为了能够留在岛内居住,厦门一市民郑女士怒将负责保障房分配的厦门市建设与管理局告上法庭。她的起诉也创造了历史,触发了厦门第一起质疑保障性商品房分配的行政诉讼。11月8日,思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

责编:孙玉兰
[评分]
2624套房子到底是群众的保障房,还是公职人员的福利房?
 

厦2624套保障房失踪 我们的房子去哪儿了?

 
1

为一套岛内保障房 厦开审首例“民告官”案

郑女士是厦门市第六批保障性商品房申请者,她说,从去年4月开始申请至今,保障房分配一直拖延不决,大大超过原来每半年一批次的分配速度。等到如今,原本选择岛内房源的她,面临只能申请岛外房源的窘境。

对此,郑女士并未参加岛外房源预约,而是选择起诉厦门市建设局。她认为,申请以来的一年多时间,建设局未对申请组织入户调查,未公示审查结果,自己未收到延长许可期理由的告知,也未收到给予许可或不予许可的正式决定。建设局未在规定期限内做出是否准许购买岛内保障性商品房的正式决定,是行政不作为。

建设局则答辩说,其对保障性住房申请资格的审核“不属于行政许可”。而且建设局也是依法对保障性商品房申请事宜进行处理,并无违法行为,也不存在行政不作为。根据《厦门市社会保障性住房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社会保障性住房实行轮候分配制度,按轮候号先后顺序配租或者配售。如果申请户当批次未能轮候到,则应当继续轮候。[详细]

2

厦保障房分配难题:2624套房疑被公务员囤积

作为全国保障房建设的蓝本,厦门推出的“保障性商品房”曾是创新性地解决夹心层住房问题、建立多层次住房供应体系的典范。

但在厦门创新性的保障性商品房最终的分配环节中,也屡屡爆出问题。第六批申请人即提出,核心问题在于,厦门岛内的保障性商品房存量和增量到底有多少?

在去年第五批保障性商品房申请人看来,厦门岛内诸多房源已被厦门大学、中科院、华侨大学等事业单位囤积,当时其调查显示,位于岛内的滨水小区无分配明细却已售1311套+已租无明细336套,共1647套房源去向不明,“很多标明已出售的房子都还贴着封条,甚至整栋楼房都是空的,初步计算,岛内共有2624套保障房去向不明”,第五批申请人对本报记者透露。

对于第六批申请人来说,是否同样存在公务员、事业单位优先分配的问题?郑女士对本报记者说,建设局给其回复说岛内现在共有4000套房源,大多为一居室,只能作为公租房去分配。申请人对此持怀疑态度,但取证困难。[详细]

3

评:为公务员开保障房特别通道属于监守自盗

因为保障房分配不公而将有关部门告上法庭,郑女士诉建设局一案不知是否是全国首例,但这件事确实引起了人们对长期存在的保障房分配不公问题暴露在人们面前。根据2009年当地出台的一个文件,“具有本市户籍的市属、区属及省部属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在岗人员可以以公务人员身份申请保障性商品房,实行单列申请、轮候、配售。”显然,该地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确有参与保障房分配的特权,并且有红头文件的保障。在手握保障房分配大权的公务员自己也能分到保障房的情况下,自己给自己分房,把好房留给机关、事业单位申请人,让真正的低收入群众去住较为偏远、环境较差、配套设施不足的差房,也就不足为奇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能实现保障房的公平分配吗?通过类似的文件将这种特权“合法化”的行为全国不少地方都存在,可见保障房分配不公是一个公开而普遍的现象,并非某个城市的特例。

如果保障房分配不是偏向公务员和教师,为什么要让厦门的其他市民和公职人员分开申请、分开配售房源?除了把好房囤积起来当成福利房发放,是否也为了掩盖公职人员不符合保障房申请条件的事实?此次卷入争议的保障房能够配售,明显属于经济适用房,而建设部等7部委发布的《经济适用住房管理办法》明确,“经济适用住房是面向城市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供应,具有保障性质的政策性住房”,厦门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家庭,有几个符合低收入家庭收入标准?

如果完全符合申请条件,为什么不和其他市民一起排队申请并抽签?公职人员所获保障房超过半数,本身就说明保障房分配存在严重不公。拿着高薪高福利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抢了低收入家庭的保障房不说,还尽挑好的占,让真正的低收入申请者无房可选,无疑是典型的权力自肥行为。这种明显违反法规和廉政制度的做法,理应迅速纠正。[详细]

结束

1998年,国务院就已明文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住房问题理应靠市场解决,只有符合条件的才能和普通市民一起排队申请保障房,但不该享受任何特殊待遇。以照顾公职人员为名,让他们优先获得保障房,不仅违反国务院取消福利分房的规定,更纵容了机关、事业单位的造假之风,等于变相纵容腐败,后果不堪设想。

往期回顾